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天富平台 >

2022-01-13 16:05 浏览:
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沉默,包括情绪、思想和梦想。
 
不是这样吗?即使轻轻走进初夏第一个凉爽的夜晚,也能让肌肤得到滋润和干燥,换上第一抹薄荷般的清凉。你只想静下心来,享受这份宁静和安宁。但是,在漫漫长夜里,从草丛里,从树木的枝叶里,从梦里鸟儿舌尖的呢喃声里,从习惯了夜生活的昆虫的呢喃声里,从宇宙过于宏大而造成的风箱般的情境里。然后它清晰地膨胀起来,各种颜色,清晰地像一条颤抖的静脉,附着在此时大脑中已经非常简洁的少数感觉神经上,随着它们独特的脉动而抖动着。然而,这确实可以称之为“安静”!
 
因为,在这个时候,大部分为了生存和战斗而存在的思维已经沉睡。在还醒着的时候,剩下的那几个没有生命防御,被称为浪漫的神经末梢,还在醒着,还在和树梢、草丛、宇宙深处这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和叹息产生共鸣——而这些声音是那么的体贴,总是害怕弄断这些脆弱的神经,总是在你的承受范围内忙碌,不要试图打破你的睡眠。而这个,因为你,真的是精一!
 
夜晚是穿过迷蒙黑暗的星光昏暗,微风摇曳树影的微光,白鸽白色翅膀在月光下平稳飞翔的白色,与端庄微露的蝙蝠交相辉映的色彩,以及远远看不到却能让灵魂看透自由翱翔的空白。
 
此时的静止很细很长,仿佛是一条很长的细线从宇宙的远方拉到你的心,静止和运动就是细线的抖动——幅度大,线断,幅度小,线僵。没有震动,混沌不开,也没有无聊的沉默。
 
用什么来形容这样的安静?散文太懒太长,诗歌有点吵,但文字婉约,这不是它的性格和脾气。问《离骚》,翻《诗经》,求证百家,争议颇多。这么大的历史吵吵闹闹的是浮华华丽的文字,在缝隙里没有它的容身之地。然而,这丰富、单薄、遥远却又近在咫尺的宁静,此时却萦绕在我的心头,填满了我空虚的心灵,让我如天人一般空虚,让我如宇宙一般空虚。
 
深夜,我终于困了。害怕妻子轻微的呼唤会惊扰这宁静的梦,我放弃了仍在身边徘徊的嘈杂破碎的喧嚣,轻轻抬起双脚,生怕惊扰到那些无处不在的宁静灵魂,就像一条鱼荡着如水般的夜的涟漪,在心里向它招手,向它告别,再次回到那激烈而意气风发的尘世浊梦。